10bet体育官网-欢迎您

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10bet体育官网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10bet体育官网 >> 州市 >> 大理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ETC 扣费成了糊涂账?
2020年01月13日 15:26:58  作者:记者  周惠琼      通讯员  张力阿  来源:10bet体育官网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永平曲洞收费站到普度收费站这段高速路,平时来回过路费不到30元。前几天跑了一趟,当时收费站的显示屏均未显示收费金额,结果手机显示银行卡被扣100元,咨询后答复ETC1扣费余额不足100的按100元扣,剩余的存在我的个人虚拟帐户上,不知是谁授权干的,既然还要多扣,那绑自己的银行卡何用?另外,前两天又被扣了100元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哪段路的扣费……”1月10日,永平县的私家车主阿亚告诉记者。
 
  诸如这般吐槽,2020年1月1日以来,记者接到的反映太多,感觉高速路ETC扣费俨然是一本糊涂账,此事关乎民生诉求,记者就此进行了多方调查采访。
 
  ETC  划时代的尴尬
 
  今年1月1日全国高速公路取消省界收费站,全国高速公路联网收费的新系统正式启用。车主们等着享受拥堵减少、快捷通行时,却有不少网友、市民反映:在过高速路收费站时,遭遇ETC出口无扣费显示,出现了错扣、多扣费等情况;一些货车司机还反映,近期通行费价格较之前大幅增加。
 
  “货车现在按车(轴)型收费,空车轻货都要按49吨收费,说是要减轻货车车主负担,现在高速路过路费却是翻了个倍。都说运费不涨就不啦,可车多货少,车子又是分期贷款,我们苦不堪言。”大理州洱源县的货车司机帝七向记者吐槽。
 
  “前几天我去了趟昆明,过路费扣了220元,没优惠,不知道ETC以后会以什么方式优惠。”下关市民海鸥女士说。
 
  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Electronic?Toll?Collection),缩写ETC。
 
  根据资料显示,1989年,意大利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全国高速公路上部署完整ETC的国家。1996年,北京在首都机场高速公路进行ETC试运行,那是中国第一条ETC公路。
 
  据相关部门测算,在实现ETC全覆盖,取消省界收费站后,私家车平均通过省界的时间将由原来的15秒减少为2秒,货车通过时间由29秒减少为3秒。还有专家测算了,若所有车辆都用ETC,通行ETC车道时将节省油耗0.0314升/车次。
 
  随着社会的发展,二十多年后,我国今年终于全面推行ETC。原因很简单,中国的汽车数量已经很巨大了。公安部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机动车保有量已达3.48亿辆。
 
  而众所周知,在中国高速路上,收费手段长期主要依靠人工,取卡、还卡的收费动作缓慢。此外,全国高速路网收费站密集,2018年统计就有755个,进出每一个省,都会面临新的收费站阻拦,严重降低高速路网的通行效率。
 
  所以一到节假日,巨大的车流量就把高速路堵成了停车场。
 
  提高通行效率,还减少物流时间和尾气污染,ETC是本该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但新年一开始,ETC就麻烦不断,全网吐槽,甚至大有愈演愈烈之势。首先是全国高速并网运行初期,操作上或者技术上出现了问题,比如ETC识别失灵、部分地区少数收费站拥堵、个别车辆收费金额异常等等,另一种则是新收费系统上的出了状况:不显示全程总价和实际费用上涨。
 
  如果ETC车主需要通过多番查询才能知道通行的总金额,当有异议时要到哪里去投诉和交涉?如果连哪段高速收费多少都不知道,投诉又该找谁?
 
  其实,大家都认可普及ETC是大势所趋,是便民利民的好事。但切实响应用户需求,确保落实不涨价的承诺,是管理者的重要责任。在新旧过渡的关键时期,更不能急于求成。
 
  《人民日报》发表评论说,推行ETC是民生工程,也是民心工程。安装了ETC,车辆跑得更快,配套服务不可掉队。服务跟得上,才能让ETC推进更得人心。
 
  是否涨价了  是否更堵车了?
 
     首先这个收费到底有没有涨?不管是网友爆料还是央视报道,得到的答案是大多数人都上涨了。
 
     “同一路段,原来500多块的过路费,现在收到1148元了。又比如,以前我们从昆明西到下关,拉30-35吨货,过路费交600元以内;而目前,从下关到昆明西,不管拉不拉货,哪怕是空车,已交到988元。你说涨没涨嘛?”货车车主帝七反问记者。
 
  “高速公路走不起,只有走老路。可是老路限速40迈,开到48迈就要被扣12分,只能下岗回家。老板一直催货,而我们苦于没有一双翅膀。”帝七继续倒苦水。
 
  “原来我们从昆明西周家村到王家营10多公里的路程,ETC打折后交28元,现在是78元,让人云里雾里,匪夷所思!我的车是六轴车,可以拉49吨,现在放空都是这个价,太老火了。”祥云县的货车司机张先生说。
 
  “以前我们货车上高速路不堵车,下高速路时,如果超重,收费员喊来运政的,罚点款,十多分钟就可以走了。现在上高速路时就得过磅,多一斤都不准上,就堵车了!运气好一点堵半几个小时,搞不好两个小时都走不了。太麻烦了,没办法,总得跑啊,要养家糊口不是!”张先生无奈地说。
 
   “走短途高速路,以前只是十几或几十块,现在统统扣费100元整,查询过程操作又太繁琐,结果都是不了了知。我也相信收费机构不会乱收费,如果手机上给个明细,我们也心服口服啊。”私家车主赵先生说。
 
  “这个我们做不到!”云南交投大理管理处ETC电子收费大理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直言不讳。
 
  网友罗先生发现,以前的路段是开多少,比如开了80公里,就按照80公里的收费一笔付掉,清爽干净。现在不对了,一段路上,哪怕不长的路,这个扣费是一点点扣,一路下来数笔乃至数十笔扣款信息,让人心慌,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根据交通运输部的官方说法,我国高速公路以前采用封闭式收费制式,客车按车型、货车按重量,根据起点和终点之间的最短路径收费。而今年1月1日后,实现了以车辆通行的实际路径进行分段精确计费,也就是说走多少路交多少钱,相应费额也会“有升有降”。这样的说法,听起来还是有道理的。但现实中,很多车主都在网上晒出通行费用,质疑自己的高速费大幅上涨。比如,平时常走的路段大幅上涨,有涨20%的,也有涨50%的,甚至翻了一倍还多的;同一路段,去程和返程的费用不一样,有明显差异,忽多忽少,心里完全没底,遂产生了强烈疑问;相同路段和相同里程,ETC扣费比走人工通道更贵。
 
     太乱了有没有?
 
  根据官方解释,今年取消省界收费站后,在高速公路沿线,每逢有交通量发生变化的路段(有出口或有入口),均新建了ETC门架,每个门架负责收取其所在路段的费用,到出口显示的仅是最后一段路程所扣除的费用,不显示全程总额。
 
    这就很闹心了,以大理杨女士的事例。1月3日,杨女士开车去昆明,当她回到大理以后,ETC开始每天扣钱,她的手机一天响个不停,少的时候一天有4单,多的时候一天有8单,直接崩溃。这样频繁的扣费信息,给开车、工作、生活带来了极大困扰。
 
  “这个ETC每天都在扣,昆明往返大理的高速通行费是220元,现在已经扣了300多了,完全是一笔糊涂账。”杨女士说。
 
  李先生则反馈,2号他去了趟昆明,至今都没有收到扣费信息……10天都没有。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扣钱、扣了多少钱。
 
  而相关部门对此的回应是,“目前确实是没有办法在技术上做到对整体费用在最后出口时做整体显示。正在尝试能否在系统调优时做到显示全程金额。”
 
  事实上,除开技术本身的因素,ETC这种“糊涂病”的根源是对广大车主权益的忽视,在系统设计之初就没有照顾到车主的需求,也没有召开相应的听证会,才导致了如今备受诟病。
 
  媒体界周女士告诉记者:“给你5%的小恩小惠,再来一个按实际公里收费涨20%。好在我还没有成功办理ETC,1月8号那天去邮政储蓄办理,被告知目前哪家银行都办不了,收费系统在升级,10号以后才能办理。得,也别去折腾了,反正跑高速路的机会也不多。”
 
  就在去年,ETC全面推行安装之际,政府和社会各界都在重点宣传:安装ETC之后,收费将比不安装前减少5%。
 
  但当大家都做好了准备,享受各种ETC红利之际,却发现这个5%好像是先涨了再优惠,这样的心理落差,怎么可能不产生较大的负面情绪和抵触情绪。
 
  “我觉得应该放弃ETC!理由是:本来使用ETC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现在所谓的方便已经变成添堵了(路堵、心堵);其二,普遍出现多扣费、扣费非正常现象,一旦出现,后续处理必然很麻烦,不是每个人都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理;其三,赶工上线的系统体验感极差。这无疑是强奸民意!”大理某律所事务所的程律师坦言。
 
  ETC收费乱象何时休?
 
  “这个ETC收费也太不靠谱了,我是预付费卡,进出高速都不显示余额和扣费多少,就连网上也查不到明细。唉!”
 
  “我是在邮政储蓄柜台办理的ETC,我的邮政储蓄卡被扣款,却要我注册工商银行的虚拟账户去查,如今县份上都没有工商银行,我在网上注册了账户查,可怎么操作都宣告失败。唉!”车主阿亚吐槽。
 
  工作人员的答复是让你下一个APP自己查,对于很多不大会操作手机的人来说,的确是比较困难。
 
  春运已经开始,亿万人将要出行。ETC如果继续“耍流氓”,必将失信于广大老百姓。希望相关管理部门尽快全力攻关完善技术,并采取有效的措施打消车主们顾虑,ETC才能让所有人接纳和支持。
 
(编辑  和琴)(责编 曾庆权)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20 10bet体育官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901184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