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omments

成年人的体面全是钱给的

发布于:2019-08-26  |   作者:admin  |   已聚集:人围观

  晚上,我和老公在小区附近的体育场走路,这个体育场是开放共享式的,白天学校的孩子们上体育课用,到了晚上,简直就成了一个小型的市场。

  除了来运动的人们,塑胶跑道两边,摆了好多那种孩子开的小电车什么的,还有一些小玩具和小零食。

  我正走着,看前面围了一群人,有人在争吵,走近了,看到是一个摆摊的中年女人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在嚷。

  听了一会儿明白了。原来,那个男的领着他儿子在体育场上玩,趁男人不注意,小孩子跑过去自己要了一辆电车开着玩,等男人找到他时,已经开了几分钟,男人气急败坏地把儿子从车上拎下来,拉着他就走。

  女人哼了一声:大晚上的我费劲巴拉从家里把这些东西运过来,晚了还得拉回去,不收钱我是有病啊?我们这一次十块钱,设定的时间是十分钟,开不够也按十分钟收费。

  一说到钱,男人似乎怂了,声音低了下来,和女人商量:你看,谁晚上出来遛个弯还装钱啊,我这口袋里就三块钱,给你行不行,再说孩子总共也没开三分钟。

  女人冷笑了一声:你真好意思,一个大男人,十块钱都好意思讨价还价,没带钱说没带钱的,不要了,你走吧。

  旁边有人说,这是我们邻居林子,这几年干啥生意都赔钱,在家待了好几个月了,老婆说跟他遭罪,闹着要离婚,他这日子是难,不然也不至于为了十块钱争扯半天。

  口袋里充裕,谁也不会为了十块钱纠缠半天,脸也丢不起。有人一谈钱就表现得像个圣人一般,说钱太俗气,可是,没有钱,真的很难活得雅。

  我从不假装清高说不喜欢钱,一直在努力凭汗水凭本事挣钱,就是希望自己和家人,都活得体体面面。

  我家曾经的邻居张大爷妻子去世早,他怕孩子们受委屈,一直没有再娶,直到三个孩子都成家立业稳定下来,他才找了个晚老伴。那时,他都六十大几了,老伴五十出头。

  那个老太太是邻省的,家里已经什么人都没有了。据说结过婚,但还没有生儿育女男人就没了,她被婆家赶了出来,这些年就是四处漂泊,给人做保姆什么的打零工。

  有一段时间张大爷生病,他女儿就通过中介所找到这个老太照顾他,等张大爷病好了,两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温,决定结婚。

  但张大爷的孩子们都不同意,说这女的分明就是奔着父亲的财产来的。钱也就算了,父亲供他们兄妹三人又是读书,又是结婚,估计手里也没剩下几个钱,可那套房子值不少钱啊,父亲比那个女的大那么多,他要是走在前面,这套房子不就那可不成!

  最后,张大爷和孩子们签了一个协议,如果自己走在老伴前面,房子由她继续住,直到她去世,产权归孩子们。

  后来,张大爷再婚,孩子们都很少再来,最多打个电话什么的,只有小女儿还能偶尔看到。

  记得张大妈总是来我们家串门,和我妈妈说张大爷对她很好,她一辈子也没有人疼,想不到老了遇到个这么好的男人。她总是说着说着就流下泪,那个情景我印象特别深。

  那年,张大爷得了癌症,住院后把孩子们都叫来了,说,自己半辈子拉扯他们三个,也没有攒下什么钱,病就不治了,希望自己离开后,他们信守承诺,让老太太在他的房子里安享晚年。

  孩子们都保证不会撵张大妈走,让他们的父亲放心。几个孩子当然不能看着父亲等死,一起出钱给张大爷治病,但最终还是没能治好。

  张大爷走后,张大妈好多天把自己反锁在家里不出门,这个世界上唯一疼她的人没了,那种痛需要时间来缓释。

  后来,张大妈和我母亲说,张大爷手里其实有一笔钱,他不治病是想留给她养老,她没有退休金,张大爷怕自己走了她的生活没有着落,宁可去挤兑孩子们花钱,也不动那笔存款。

  张大妈现在依然生活得很好,除了低保,张大爷留给她的那笔钱,是她最大的底气。

  我生也晚,并没有见过太多轰轰烈烈的爱情,但是,每每有人说到真爱,我便总是想到他们老两口。

  人这一生,能被人全力爱过,是一种幸福和幸运,无论多大年龄的爱情,都让人动容。什么是爱,我在时用力护她周全,我不在了,让钱护你体面。

  张爱玲曾经说过:我喜欢钱,因为我没吃过钱的苦,不知道钱的坏处,只知道钱的好处。

  她还写过一个桥段,说一家人投靠到一个亲戚家里,亲戚给了不少脸色看,男人很生气,拉着老婆孩子说,走,我们去楼上!

  是啊,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冬。生活在这个世间,没有钱,想体面地活着,真的太难了。很多时候,钱就是对抗命运最大的资本。

  平时无要紧事,大家都是一天三顿饭,尚且看不出什么大差别。就怕遇见事,钱就会显现出它的或凌厉或温情的一面,你若少了它,它便让你愁肠百结,看尽冷眼;你若拥有它,它便会给你优雅自如,神态安然。

标签:体面什么意思啊(3)
    神兽验证马:
点击我更换验证码
Baidu